“帝京杂咏”春光媚

2018-03-23 11:10:34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清乾隆 御制诗海堂式瓶

国家博物馆展厅有一件乾隆粉彩“帝京杂咏”御制诗海棠式瓶,瓶身扁圆呈海棠形;豆青釉地,颈部饰描金双象耳;腹部开光内绘山水纹饰并题乾隆御制诗,末尾钤“乾隆”“宸翰”两枚矾红彩篆体印章;底部书“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海棠式瓶腹部开光内的题诗“两行烟柳春光媚,几倾澄波绿意深”摘自乾隆御制诗《帝京杂咏》,该诗收录于乾隆皇帝居藩期间所作的诗文集《乐善堂全集》中卷二十七。

乾隆皇帝是个诗人。他酷爱吟诗作词,一生创作的诗文作品有四万余首之巨,分别收录于《乐善堂全集》和《高宗御制诗全集》中。他曾经在《高宗御制诗初集》小序中自述:“几务之暇,无他可娱,往往作为诗古文赋。文赋不数十篇,诗则托兴寄情,朝吟夕讽,期间天时农时之宜,莅朝将事之典以及时巡所至,山川名胜,风土淳漓,莫不形诸咏歌,纪其梗概。”可见他把吟诗作赋作为他繁重的政务工作之余的调节,寄情明志,乐在其中。他的宫廷印章中“陶冶赖诗篇”“入眼秋光尽是诗”“吟咏春风里,几席有余香”“敲诗月下周还久”“诗书悦性存”等,正是他诗人生活的写照。

乾隆皇帝对学习汉文化的兴趣尤其浓厚,他的文化素养之高,清朝其他皇帝少有能与之比肩。除了写诗,他还喜欢读书、写字、绘画和弹琴。他的书法法董其昌,尽得其韵;他的画艺虽不高,却也颇具文人趣味;他调琴鼓瑟,尽显名士风流。他一副超脱淡泊、清奇儒雅的中国传统文人做派,他的印章“怡情书史”“观书为乐”“一年无日不读书”和“诗书悦性存”,让我们看到一个怡情书海的读书人形象;“泼墨”“写生”“几暇临池”“用笔在心”和“笔化春雨”,显示了他对翰墨丹青的爱好;他还酷爱大自然,他让人刻印“掬水约在手”“月明满地相思”“入眼秋光尽是诗”;在他看来大自然的一花一石、一草一木都是那么有情有致,他在欣赏大自然的过程中咀嚼意境、陶冶情操。

乾隆皇帝广为搜罗古代艺术珍品,具有相当高的艺术鉴赏力,他的文人品位直接影响到御窑瓷器的生产。他直接干预瓷器设计,不仅亲自过问器物的造型、纹饰和色彩,还下旨将御制诗用于瓷器装饰;一批文化修养很高的文人、艺术家和书法家参与了御窑瓷器的绘画和文字书写工作。在唐英等一批忠于皇权使命的督陶官的努力下,一批诗、书、画倶精的粉彩御制诗瓷器被制作出来。

国家博物馆所藏的这件乾隆海棠式瓶,采用了中国传统的诗、书、画、印合一的传统文人画装饰手法;开光里的山水画承清初文人画的代表“四王”之风,构图工整、设色典雅、意境深远、笔墨意趣跃然其上,在淡雅的豆青色地的衬托下,此瓶越发显得清新脱俗、文人趣味十足。它静静伫立在展柜里,无声地向参观者述说着“十全老人”乾隆皇帝的文采风流。(胡朝辉)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