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用“迂回”手法写各路英豪汇聚

2018-01-08 10:15:07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开门见山是文学手法之一,一开头就看见主角,就知道主要故事情节,结构上简单明了,直入主题。然而,文学也是讲究曲折美的,虽然开门即见山,但山也是有起伏回环的,幽胜绝妙之处,往往就在虚实掩映之处,因此,情节安排上也要讲究大迂回,看似长篇大论闲笔,却能串起一些纷繁琐碎的细节,将一些游离在主线外的人物组织起来,让作品成为一个整体。中国古典小说名著《水浒传》,在这方面就做得很精彩,不妨来学一学。

提纲挈领:

生辰纲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讲《水浒传》之前,先谈谈法国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话说主人公埃德蒙从孤岛的监狱里逃出来之后,作者却大笔一转,转到了意大利的一场狂欢节,由狂欢节引发出一场绑架案,再由绑架案引发出基督山伯爵,而这位神秘的伯爵就是那位越狱出来的埃德蒙。大仲马经过这么一个迂回,跳开主人公的成长过程,让他在一件传奇事件中登台,增添了神秘感,也实现了主人公的华丽转身,结构突转,有陡峭之美。

现在来说说《水浒传》人物的出场。《水浒传》故事并不是凭空而来,其史实来源主要是“大宋宣和遗事”,故事在这里有两大主脉:一是花石纲,一是生辰纲。前面的主角是杨志,后者的主角是晁盖。而作为梁山泊聚义的主角,理所当然是晁盖。如果按照常理来写小说,那么一开头就该写晁盖,写生辰纲,然而,高明的施耐庵并没有这样做。

《水浒传》第一回,以神话的方式开门见山,108个主人公在这里登场了,洪太尉在龙虎山放走108个精怪,几十年后,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好汉故事。然而,从第二回开始,下笔却落到了高俅身上。从高俅引到教头王进,本以为王进是梁山好汉,王进却不上梁山,而是去了延边。不过,作者让王进的步伐迂回一下,半路遇到九纹龙史进。史进不往梁山走,却往北方走,遇见鲁达。鲁达也不往梁山走,却去了东京相国寺,遇见林冲。林冲到白虎堂,再到野猪林,到横海郡,到沧州草料场,曲曲折折,百转千回,总算到了故事的中心地段:梁山。这已经是故事的第十回了。

施耐庵带着读者转了一大圈,目的之一应该是让读者明白:梁山伯好汉是全大宋的,而不是梁山一个地方的,要突出梁山泊的时代特色,而不是地方特色。

而林冲到了梁山泊之后,晁盖连影子都没有,于是投名状引出杨志,杨志却和林冲同一个遭遇:被高俅陷害,这其实也是又一个大回环,让高俅将好汉往梁山推。落魄杨志卖刀,杀牛二,充军,于是终于到生辰纲,终于让《水浒传》里提纲挈领的人物晁盖出场了,而这时已经是第十三回。

金圣叹说:“若既以晁盖为一部提纲挈领之人,而又不得不先放去一十二回,直至第十三回方与出名,此所谓有全书而在胸而后下笔著书者也”,把晁盖作为梁山泊聚会的主脑人物,前面十二回不写,直到第十三回才出场,这说明作者事先已经有小说大纲在胸,然后才从容着笔,这才是文学家的大格局。

这样写,除了要显示梁山泊好汉的时代特色,全天下特色,同时也将聚义的原因归结到高俅,王进出走的第一波推力是高俅发出来的,然后发生蝴蝶效应,这推力从王进一直传到林冲,林冲接上杨志后,高俅又推杨志一把,推力持续发酵,然后才推到晁盖这里。

作者是要写一部大时代的小说,高屋建瓴,笼罩全盘,因此必须从大宋京师东京汴梁入手,而晁盖不是京师人,推动梁山聚义的力量就只能从住在东京的王进开始,真所谓时代大手笔。

这里交代一句:在最原始的史料当中,押运生辰纲的并非杨志,而作者把杨志转换到生辰纲,就是为了串起小说人物。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