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古汉字里的文化密码

2018-01-05 09:57:57来源:新华日报
字号:

中国文化至今几千年,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在大多数人都气宇轩昂阔步向前的时候,洪流中有一位文化老人,这些年来一直在为我们讲解中华文化的历史,他就是流沙河。

“感谢古老的汉字,收容无家的远行客。感谢奇妙的汉字,愉悦避世的梦中人。”每次读到流沙河先生的这句话,我都会有很深触动。流沙河写《字看我一生》这本书,就是让我们一起回到传统文化之家去。

流沙河先生通过古老的汉字,向我们解说着古人的生活方式、劳作方式、人际关系等。他说,自古至今,汉字经历了甲骨文、籀文、金文、古文、篆文,最终演变成大家熟悉的正字。汉字的演变就如猴子进化成为人,今天已经从人的身上看不到早期猴子的神态和习性了。

比如儿子的“子”字,作者是这样解说的:三千五百多年前,那时生存不容易,乃有生殖崇拜,一个氏族兴衰主要是看子孙多寡,人口多就强盛,人口少了就灭亡。商朝时候贵族都姓子,原因就在此。

“子”字甲骨文是一个方脸头上三根胎毛,下面是个孩子的坐具,籀文时候还有两只小手,可是越到后面越简略,到了篆文,头发、脸庞、手指、坐具都省掉了,双腿也简化成了一腿,那一腿其实不是下肢,是襁褓,裹成一筒。知道了“子”的历史,就知道以前的生殖崇拜,也知道了以前带孩子的坐具,还有裹着襁褓包裹孩子的方式。

比如常见的教育的“育”字,甲骨文是左边画了一女蹲着,臀下有一子倒置,表示她在分娩。比如“妊”字,女人怀孕有妊娠期,这个妊字怎么和怀孕联系起来的?流沙河先生解释说,妊字左边女,是形旁,右边是声和义。壬字从甲骨文字形来看,是一个挑子,金文时候中间加了一横,这一横是一拄着的棍子,挑子和拄棍组成的壬子,加上人字旁是任,就是一个人挑着挑子拄着棍。女人怀孕也是负重的事情,这里借来表示怀孕。

你再看那个分娩的“娩”字,女人怀孕好像男人挑着重担,所以叫做妊,十月临盆,一朝产子,腹中重担放下,到此免了,所以“娩”字还是借男人干重活这事来比喻。关于这个字,哑谜三千年,一直都不能做出比较有说服力的解说,老先生这样一说,让我们也就多了一个途径去理解这个字了。

解析汉字会谈到读音,流沙河先生也贡献了很多真知灼见。我们今天读古代诗歌时候发现,按照诗词格律,这个应该是押韵的,可是读起来就不押韵,原因是今天读音和古代读音差别很大,所以很多诗词读起来都不押韵了。

比如:“母”和“妈”两个字,我们现在分得很开,唐代呼母,宋代叫妈,到现在我们都叫妈了。流沙河先生解释说,原来“母”和“马”两字古音都读mǔ,因为《诗经》里同午和处押韵,所以妈与母同音,后来读音才古今不同,字义所指相同。

再比如“孔”字,流沙河先生解释说这个字应该读hǒu,意思是孩子吼闹索奶,是很的意思。《诗经》里“孔嘉”是“很佳”,“孔棘”是“很急”。

中国解析汉字的人很多, 流沙河先生解说汉字,主要是从民俗等角度入手,让我们了解很多已经不清楚的民俗。

说到重阳日,就是“九”字,古代“九”字并不吉祥,因为是单数,不利于狩猎人分配猎物,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觉得遇到“九”就不吉利,所以这一天很多人去登高,去躲避这个日子。这些民俗,听起来真是恍若隔世,难以置信。

作者一直说很心痛中国汉字被简化了,因为繁体是可以解说的。不过,人类的历史总是在前进的。

流沙河先生一直非常尊崇许慎和他的《说文解字》,但因为甲骨文是最近一百多年才发现的,许慎那时候没有机会看到甲骨文,所以在新的文献的帮助下,我们现在对文字也有了更多更新的解读。举出两个有趣的例子。

比如“庆”字。繁体字“慶”,原来一般的解说都是说送礼,上面是送鹿皮,中间是送心,下面是走着去。流沙河先生则有他独特的解读:慶即麒麟,是长颈鹿,是象形字。读得慢是“麒”“麟”二音,如果急读就是“慶”一音。古人视麒麟为瑞兽,见则可喜可贺,所以名字慶(麒麟)转字义为贺喜——这个确实是流沙河先生大胆而又新奇的解说。

又比如说“美”字,一般都说羊大为美,流沙河先生认为,其实美是在头上装饰了野鸡翎子,上面那个是象形,插了野鸡翎子就像我们今天京剧中的人物那样。美字从大,这个大,是正面站立的人。

如果你热爱或者喜欢传统文化,或者想有一本传统文化入门的书,这本书挺适合的。(余佐赞)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