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平民版“红楼梦”刷屏百余年

2017-11-28 16:58:38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说起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都会想起《红楼梦》。这是一部世情小说,没有讲战争风云,也没有讲江湖好汉,更没有讲太多神仙鬼怪,讲的是封建社会世家大族的兴衰成败,而充当主角的大多是钟鼎鸣食、儿女情长。故事情节主要围绕闺中趣事,儿女恩怨展开,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写的是白富美和高富帅的故事,和咱们多少还有点隔膜。

其实,同样是在清朝,还有一部平民版本的“红楼梦”,讲的也是儿女恩怨,世情坎坷,没有侠客,没有妖狐,尽是城市普通人家的生活,却也流传不衰,深入人心,它的书名叫《浮生六记》。

出名过程:

成书七十多年后才为世人所知

说起《浮生六记》一书,还有一段颇为坎坷的经历。作者沈复是乾隆至道光时期的人,生于1763年,卒于1825年,一生没享受过荣华富贵,也没有风云大事,出生在幕僚家庭,会画画,能以此谋生,还颇有知名度,但也不至于高大上到“扬州八怪”的地步。周边也不像宝二爷那样,围绕着美女姐妹,连随便挑个丫鬟都是绝色佳人,他周边无非是简简单单几个家人,为着柴米油盐而奔波。当然,具有文艺情怀的他,也会泛舟烟湖,吟诗作画,而且好在娇妻芸娘也是个文艺女青年,能懂夫君的情怀,也能唱和,虽然生活在贫困当中,却也沉浸在美好的情感和艺术世界里。

这平凡的一切,在沈复看来,是很传奇和美好的,于是他怀着深情的笔调写下这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其实算是一部自传体散文。这部书大概是在1808年左右完稿的,当时的沈复45岁左右,正是一位中年大叔,油腻与否就不知道了,不过从书中的文艺笔调来看,至少他的情怀不油腻。

《浮生六记》写了也就写了,估计沈复是对自己的人生和情感做一个交代,也没想到要不要流行,何况是小市民的寻常生活,不具备流行因素,所以成书之后几乎就失踪了。

1825年,沈复寂静地去世了,除了亲友,世上没有人想起他,怀念他,凭吊他。又过了半个世纪,有个叫杨引传的文化人,在苏州的一个书摊上,而且是冷摊上,随手翻阅了一本破破烂烂的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天啦,这书太好看啦,简直欲罢不能。作者是谁?沈三白?此人是何方神圣,杨引传在苏州城里四处打听,结果就像在打听一个火星人似的,没人知道他,没人注意他。唯一能确定的信息是:作者已经去世半个世纪!

不能让这么好看的文字永远埋没下去,杨引传依然决定出版此书,光绪三年,也就是1877年,他把这部《浮生六记》刊布出来了。事实证明杨引传的眼光没有错,书一出现,立马引来粉丝无数,一时间市面上脱销,洛阳纸贵,如果沈复泉下有知,估计也会含笑吧,书的畅销总算对他清贫的一生有了最好的交代,尽管一毛钱稿费都拿不到。按照现在的版权法,过了五十年,也就是过了版权保护期限。当然,创作作品的作者,也没指望过这个。而杨引传,应该算是《浮生六记》的第一个有名有姓的粉丝吧。

书走红了,什么热闹都有。书名虽然是《浮生六记》,其实杨引传看到的时候,只有“四记”,后面的“两记”呢?不着急,自然有人操心,1935年,又补足了后面的“两记”,是一个叫王文濡的人补上的,也说是在苏州的书摊上买到的,难道苏州书摊是一个奇迹的诞生地?林语堂就认为这是假的,认为“作假功夫幼稚,决非沈复所作”,几乎享受了跟《红楼梦》同等的待遇,《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真伪引起专家大师的争论,《浮生六记》的后面两回也引发专家的口水战。

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作品,引来粉丝无数,并且长盛不衰呢?

平凡爱情:

其魅力不亚于宝玉、黛玉

沈复与妻子芸娘虽然没有宝玉、黛玉那么富贵,然而,他们比宝玉、黛玉幸福多了。宝玉和黛玉虽然情投意合,有着坚定的木石前盟,然而,还是中了封建礼教的套路,最后没能团圆,一个娶非所爱,一个含恨去世,令人嗟伤。而沈复与芸娘虽然贫穷,但还是能朝夕相聚,恩恩爱爱,小户人家有小户人家的幸福。

《浮生六记》记载了他们夫妻的恩爱美好生活。例如在七夕之夜,小市民家庭虽然没有贾府那样的奢华场面,但是也不乏诗歌情怀。芸娘和夫君观看一轮皓月,满天银河,“并坐水窗,仰见飞云过天,变态万千”,于是芸娘由此及彼,感慨地说:“宇宙之大,同此一月,不知今日世间,亦有如我两人之情兴否?”由两人的恩爱,想到天下人的恩爱,这情怀不是一般的大,在学问上能举一反三,在情感上未尝不可如此,这样的娘子,难怪沈复钟爱一生。

沈复工于绘画,其娘子芸娘也是此中知己,她很爱惜那些残破的书画作品,必定要“搜集分门,汇订成帙, 统名之曰断简残编”,可见其艺术眼光非同一般。

不管生活如何,有了艺术情怀就会乐观,就会精彩,后人喜欢《浮生六记》,也就是因为这个吧。

市民的小清新:

很不励志却很文艺的一生

沈复的一生很平凡,也很凄恻,也有过连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为了生计四处奔波,一辈子没有取得过功名,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他的理想是过一种夫妻恩爱,虽然贫寒但很文艺清新的生活,然而,他们连这个浅薄的理想都没实现,最后的结局令人惋惜。但是,在《浮生六记》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没有回避惨淡的现实,但又过滤了生活的悲催,将文艺的一面呈现在读者面前,让我们透过文字沉浸在一个小小的美好世界里。

作者在生活的苦难当中,收获了乐观的人生态度,他认为人生为了功名富贵奔波是不值得的,“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因此,他所乐意的生活就是:“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生活的乐趣就在于约知心朋友,游山玩水。

正因为对功名富贵的看淡,所以在作者眼中,最繁琐的生活也充满着情趣。例如关于蚊子。夏天的时候,“夏蚊成雷”,一大群蚊子在空中嗡嗡嗡,好不烦人,《红楼梦》里的少爷小姐们肯定没这个烦恼,而沈复此时却启动自己的想象力,对画面做了修改,居然把成群的蚊子想象成满天飞舞的仙鹤,“私拟作群鹤舞空”。

当然,沈复并没有用想象来解决这样的麻烦,而是进入剧情,把自己当成扫除地球魔兽的英雄,他故意把蚊子留在蚊帐里,用熏烟去熏蚊子,一时间蚊帐里云雾缭绕,蚊子飞舞,在杀蚊的同时,他把这个想象成仙鹤在云雾中飞翔的场面,“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怡然称快。”平凡的灭蚊场面,想象成了打魔兽奇观。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