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王中军“肩负使命感” 跨界开办美术馆

2017-11-03 10:37:56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xxm7b11_b_副本.jpg

松美术馆外景。

北京日报讯 京城再添一座私人美术馆。位于顺义区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昨天迎来开馆首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在这里,既能遇见美术馆主人王中军以3.77亿元购买的梵高《雏菊与罂粟花》,和以1.85亿元拍下的毕加索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还能邂逅吴冠中、赵无极、潘玉良、靳尚谊等艺术大师的作品。推出如此豪展,身为“华谊兄弟”掌门人的王中军却说:“我终于给这么多年自己的收藏和作品提供了一个大的展示空间。”

地处五环外的这家美术馆,总占地面积22000余平方米,室内展览面积约2200平方米。最醒目的,莫过于园区里种植的199颗松树,碗口粗的它们弯弯曲曲向上生长,散淡又倔强,一如王中军创办美术馆的初衷,“上世纪九十年代选择到影视行业创业,我并没有给自己设定多宏大的目标,后来拾起老本行画画和现在建美术馆,也是随性就好。”而体现倔强的是,他坚持这里不能做成商业氛围浓厚的艺术区,包括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都要认真打理,今后引入的展览首要前提是具备美感。至于缘何选择以“松”命名,以及广种松树,他的解释是,这里的定位是具有东方属性,要让人在轻松看展中感知到这是一家中国人建造的美术馆。

首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分为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中国现代艺术和王中军个人创作油画三部分,一共呈现79件作品。其中,最为耀眼的当属梵高和毕加索的作品。2015年,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拍下毕加索于1948年创作的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王中军不吝对其赞美:“一开始我就爱上了这幅画和它背后的故事。它曾经的藏家戈德温家族是电影界的传奇(注:该家族塞缪尔·戈德温是好莱坞米高梅公司创始人之一),我从中不仅能欣赏到毕加索的天赋,还能一窥戈德温老先生的某些见解。”展厅里另一件明星画作便是梵高的油画《雏菊与罂粟花》,据传这件作品是梵高在1890年6月于保罗·嘉舍医生家中完成的作品,他在几个星期后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关注艺术市场的人应该知晓,王立军去年还以2.07亿元买下“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传世墨迹《局事帖》。当被问及缘何此番没有“晒”出这件焦点之作时,他解释说,主要是这类艺术品尚不构成规模,相对而言,此次展出的三大板块更有底气——西方艺术品部分,涵盖了梵高、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弗朗西斯·培根等艺术史上盖棺定论的艺术家;中国现当代艺术板块,集合了刘小东、张晓刚等各个阶段代表性艺术家的代表作。至于王中军的个人作品部分,他笑言,自己的美术馆开馆总得有些个人作品。原来,他上学时念的就是绘画专业,由于创业中断了好一阵,后来才重新拿起画笔。不过,他也透露,松美术馆中今后会辟出专厅展示老祖宗的艺术,届时《局事帖》也会与大众见面。

相比其影视大鳄的身份,王中军的藏家身份要低调得多。他说,最初投身收藏的目的纯粹为了家居装饰,他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彼时感受,随意挑选中意的艺术品。这也让他的美术馆带有更多个人烙印。“一家美术馆展陈的内容要透出它的主人对于学术与艺术的理解。”他说,即便某件作品在艺术市场拥有很高的名头,如果不能代表自己的艺术态度也没必要追逐。

他以“肩负使命感的艺术事业”来界定自己的此番跨界。在他看来,只要冠名“美术馆”,就要面向公众开放,应该不论公立还是私人的,都具有社会性和公益性。“并不是只有去捐学校、赞助贫困生才叫做公益,做美术馆也是非常大的公益,而且耗资可能更高。”他还谈到自己更宏大的计划——建立“美术馆群”。其中,中短期目标是在国内大中型城市建造20座美术馆,相对长期的目标是扩大为一百座。他希望吸引来的不仅有收藏家、艺术家,更要有大众的关注,架起艺术与大众间的桥梁。

据了解,松美术馆目前的观展门票定价为成人全价180元。对于这个不低的价格,王中军有自己的考量。他认为,首先是这里的展览品质值这个钱,再就是不希望太喧闹,如果只是招揽人进去照相留念,就失去了美术馆的价值。“我还是希望它带给人的是‘艺术殿堂’的感觉,愉悦中不失庄重。”

虽然才推出开馆展,松美术馆已经想好了下一步棋。“也算我自己的一个理想,明后年想做一个中国的雕塑展。它不会太在意市场效应,而是注重学术性。”王中军希望这个展览与同类展览拉开些距离,不要太多具象雕塑,而是呈现一个“跳跃”的展览,比如有一些变形的或者是抽象的雕塑,因此他们会找一些敢想敢做的年轻艺术家参与。(陈涛)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