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对话图书馆伉俪谭祥金与赵燕群

2017-10-25 13:28:37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

谭祥金与赵燕群夫妇     谢忠军 摄

谭祥金,1939年生,196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中山大学教授,1973年至1987年任国家图书馆副馆长。

赵燕群,1940年生,196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中山大学图书馆原馆长、教授。

因本人并非图书馆专业出身,入职国图又比较晚,所以一直对图书馆业界的人或事了解得非常有限。在接手“国家图书馆南区建成30周年”专题口述史项目后,我有幸结识了多位图书馆界前辈,谭祥金教授与其夫人赵燕群教授就是其中的两位。

1973年至1987年,谭祥金担任北京图书馆副馆长期间正好也是北图新馆建设的时间。从1975年4月第一次方案设计预备会开始,到1987年10月6日新馆落成典礼,他亲历了北京图书馆新馆建设的整个过程。因此,谭祥金教授列于我们采访名单的第一位。

自今年3月30日开始,在与赵燕群老师多次通话、短信及电邮往来之后,4月28日,我与同事赵亮、谢忠军一起坐了10个小时的高铁前往广州中山大学,专程采访国家图书馆原副馆长谭祥金及其夫人赵燕群。虽然此前没见过面,但由于已经跟赵老师沟通过多次,她爽朗热情的形象已经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们的造访恰逢广交会举办期间,宾馆安排紧张,赵老师忙前忙后地帮我们打听张罗、预订房间。由于我们晚上10点才能到达广州,当天傍晚,二老还特意去宾馆帮忙再次确认房间,并一再嘱咐我们晚上到了要发短信给他们。更意外的是,办理入住的时候,宾馆服务生递过来几盒点心——这是担心我们晚上饿肚子,赵老师特意送来的。

次日上午,二位老人如约而至,静静地等在楼下大堂里。谭馆长比我想象的要瘦小得多,他起初显得有些沉默,但很快就跟我们谈笑风生了。令我有些好奇的是,在临近5月的广州,他外套里面竟然还穿着件羊绒衫。后来得知,他去年做了心脏手术,现在心脏的供血量仅有常人的30%。

二位老人首先带我们去中山大学图书馆看采访拍摄场地。中山大学的校园景色宜人,我们边走边聊。他们自1988年调来中大,转眼30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一再告诉我们“中大环境好、生活也方便,现在都不怎么走出校园”。

当天下午,我们开机采访。可能因为紧张,或者是身体状况,又可能是对赵老师的依赖,离开赵老师陪伴、脱离了讲稿的谭馆长面对镜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我用了各种调整办法,但那天下午的采访依然以“暂停”收场。

与赵老师商量之后,次日上午的采访我们请赵老师坐在了谭馆长的身边。这两位“同学”自1959年在大学里相识,之后克服了重重障碍走到了一起,至今已经相依相伴走过了50多年。赵老师头脑清楚,记忆力超强,快人快语。在她的陪伴下,谭馆长终于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自己当初是在“老中青”三结合的干部任用方针下,仅34岁就被提拔成了副馆长。因为自己个头小,大家一直都称他“谭小”。“但是‘谭小’的脾气可不小。”赵老师笑着说,有一次谭馆长跟时任北京图书馆馆长的刘季平在办公室突然大吵起来,当时他们的儿子正在办公室门外玩耍,吓得小孩子哇哇大哭。但实际上,谭馆长对刘季平馆长非常尊重和敬佩,他说:“刘季平馆长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领路人。”赵老师也反复强调,刘季平馆长不仅在北图新馆的修建问题上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包括图书馆计算机编目的MAC格式都是刘馆长在当年率团访问美国与欧洲的图书馆后最先提出来的。

1987年底,参加完新馆开馆典礼之后不久,组织上安排谭祥金调入当时的文化部对外展览公司任副经理,那是一个人们通常看来的“肥差”。但他说:“当时就是想不通,我是做图书馆的,去那个对外展览公司算什么呢?我是学图书馆学的,我干我的图书馆就是了。”就这样,夫妇二人选择了到中山大学。他们说:“在学校有学生,特别是研究生,跟着你学习几年,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现在我们每年过生日的时候,他们都要来看我们。”其实,与二老短短几天的接触,我们相处得也好像孩子与父母那样亲密。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6月初的一个早上,我尚未完全苏醒,突然收到赵老师发来的生日祝福,我问她如何知道的?她却顽皮地回答:“我是神算子。”

我们由衷地祝福二位前辈幸福安康。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