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西关最老“织补匠” 年少学织补 耄耋犹补衣

2017-09-06 12:15:07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马丽卿

曾经17岁的织补少女,如今已是87岁的织补老人。70年的时光在马丽卿的皮肤上,留下了点点痕迹。

宝华路华新织补店的招牌,已经掉漆,“织”没了两点,“补”整个不见了。刚好招牌被路边的变压器挡住,初次来访的年轻人,甚至连“华新”的字样也难寻。

这是一家织补老店,也是广州仅存的一家织补实体店。马丽卿就坐在店里,曾经迎来的顾客是“西关小姐”,那时做衣服还需要布票;而随着周边“衣服20元一件”的叫卖声越来越多,她的织补生意变得鲜有人问津。

尽管如此,老人还是每天奔波在从芳村到上下九的公交车上,在织补店一坐就是一天。破损与缺失,在老人手中开始变得“完整”,一如织补生活与岁月。

客人一来,87岁的马丽卿便戴起老花镜,颤巍巍地接过衣服,用粉块在破损处画白痕,跟客人——多年的老街坊谈价钱:“这件40,这件20 。”然后,她拿出两块木牌,用圆珠笔在背面写上简单情况。字迹像符文般难以辨认,但依稀可看到“6000”的字样 ——“60是价钱,00是两个洞”。老人又指着下面几个字,“收银,2下”,意思是已收钱,2号下午拿。

竹牌双方各一个,正面拼起来是毛笔字“叁贰叁”。“如果你来拿衣服,对得上就给,对不上就不给。”

为避“烟味”学织补

这样估价、收衣、织补、等顾客取衣服的流程,马丽卿不知不觉干了70年。

早上10时,织补店刚开业不久,生意还没有上门,马丽卿并没着急忙织补的活儿,而是和记者讲起了她的故事。

1930年出生的马丽卿,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在她真正进入织补这一行时,才十来岁的年纪。

一开始她并不是做织补的,而是在工厂做工。除了辛苦,更让马丽卿难以接受的是工厂里难闻的“烟味”,那是胶鞋厂制作时冒出来的带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气体,“闻不了那个味道,然后就不干了。”

经人介绍,她开始学习做织补,对于当时的女性而言,能够通过手艺养活自己,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她回忆起最早接触到需要织补的衣物,是“西关小姐”穿的丝绸、杭州织锦等等,“有许多西关小姐,所以生意还不错。”

此外,就是最早期的丝袜了。彼时的丝袜不同如今的丝袜,属于名贵的东西,价格可达一百多元一对。“烂了是一定要织补回来的,经常换就连西关小姐也换不起。”而那些丝绸、织锦就更不用说了,每一件都价格不菲。在那个年代,人们习惯了将稍有破损的衣物拿到织补店来织补。在宝华路上,最多时有九家织补档口。

织补店的小织补匠

中午的阳光总是格外刺眼,在宝华路的街道上,有许多行色匆匆的路人,穿过一条条阴影处,期望早一步进入带有空调的商场内。

由于毗邻上下九步行街,路面上总能够见到各式各样的年轻人,以及白发苍苍的“老西关”,不过大多都没有在织补店前做任何的停留,同样也对“清仓大甩卖”充耳不闻。

马丽卿收回望向街面的目光,开始找着需要织补的衣物。对于87岁的她来讲,找到衣物上的破损处开始变得困难,她不得不让身旁的女儿帮忙,才找到了划着标记的破损处。

1958年,原本属私人的九家织补店组成了一家公司,改名为华新织补。而店址,就是马丽卿如今的这家店,“就是有活大家一起干,然后等公司发人工。”

当时,她是年龄最小的织补匠。在这间百年的老屋子里,尽管屋子不大,但是由于当时仅是织补衣服,所以不算拥挤,“这里全都是织补生意。”

想起曾经一起做工的织补匠,马丽卿平静地说:“全部都死光了,还剩下我。”随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也准备做到死了。”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