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上海古籍修复师赵嘉福:补天良工手 育才师者风

2017-09-06 10:51:25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

工作中的赵嘉福(上海图书馆肖允喆摄)

纸质文物如古籍、书画、碑帖的修复装裱,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技艺。明人周嘉胄在著作《装潢志》中,特别强调纸质艺术品修复装裱的重要性,称“装潢优劣,实名迹存亡系焉”。既然干系如此重大,那么“装潢”优劣的核心因素又是什么呢?周嘉胄开宗明义指出:是人。所谓“古迹重装,如病延医”“不遇良工,宁存故物”是也。

时至今日,虽然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与周嘉胄所处的时代不啻天壤之别,但在纸质文物修复装裱领域,手工技艺仍然至关重要。正因如此,“良工”的培养仍然是为“故物续命”的关键因素。不过,由于古籍修复技术难度大、学习周期长、人才培养成本高,以及特殊时期传统技艺中断、公藏单位人事制度与修复人才选拔需求不匹配等制约性因素相叠加,导致本世纪初古籍修复行业人才断档、修复技艺面临失传。自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实施以来,随着政策调整,公藏单位古籍修复人员地位大幅提高,高学历的年轻图书馆员乐于选择修复岗位作为终身职业,古籍修复人才梯队建设有了明显改善。

古籍修复作为一种“运用之妙,在乎一心”的传统手工技艺,历来以经验为尚。各门各派均采取师徒相传、口耳相授的教学方法,少见文字描述,更不要说标准量化。因此,即便年轻修复师有较高的学历起点,如果指点乏人,也不能独立掌握修复技巧,遑论令残破珍籍“随手而起”。在这种情况下,老一辈修复师,特别是著名修复专家传帮带的必要性凸显出来。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之初,一些老修复专家虽然已退休,仍纷纷请缨出山,不但帮助本单位培养青年人才,还奔走全国各地,或担任传习所导师,或教授培训班课程,或在高校古籍保护专业执掌教席。

上海图书馆著名古籍修复专家、74岁的赵嘉福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开始实施后,他不顾疾病缠身,在全国多地主持修复培训班;先后在辽宁省图书馆、重庆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三家修复技艺传习所担任传习导师;在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担任特聘教授,指导古籍保护专业硕士,秉持和传承“大国工匠”锲而不舍的钻研奋斗精神。

成长在新旧交替之际的“幸运”国手

当今古籍修复界能称“国手”者有数人,技术特长各不相同,赵嘉福以“博雅”著称。所谓“博”,是指他技术全面:古籍修复、书画装裱、镌石刻字、碑帖传拓、碑帖装裱,五项全能。所谓“雅”,是指他的技术风神俊逸,无论手法还是作品,都兼具艺术气与学者气。

赵嘉福的技术特点的形成与其成长经历密不可分。抛开其他历史变迁不谈,单从一个修复师的学艺之路来看,他无疑是非常幸运的。其幸运程度不但同时代的同行难以企及,即便上溯下延,较之中国手工技艺传承史中的良工巧匠,亦不多见。

1961年,17岁的赵嘉福被分配到上海图书馆古籍部修复组工作,是组内唯一的年轻人。当时与他同组的都是“带艺入馆”的老手艺人,新中国成立前,他们在上海、苏州、扬州、镇江等地,或独立经营书铺,或在大藏书家、书画家的私宅中做书籍字画修复装裱。他们青年学艺,都是按照传统的师带徒模式,门派泾渭分明,手法代代相传。新中国成立后,老手艺人纷纷进入公藏单位,门派虽未完全打破,但手艺技巧已经有了交融互通的趋势。赵嘉福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进入上海图书馆古籍修复组的年轻人,就是在这样的手工技艺发展大背景下开始学习修复技术。

赵嘉福入馆后,正式拜苏派石刻“国手”黄怀觉为师。黄怀觉精于刻裱工艺,被郑逸梅先生誉为“刀法佳妙令人莫测,为近百年所未有”。因与大书画家吴湖帆相得,经吴引荐,就职上海图书馆。赵嘉福笑着回忆,上世纪60年代的师徒关系与旧式手艺人师徒关系有两个根本区别:一是不能打,二是不能骂。至于徒弟要在生活上敬师如父,在学艺时规规矩矩,那是绝没有二话的。师傅做活,徒弟打下手,师傅一个手势,徒弟就要马上把合用的工具递到手边,严丝合缝,决不会出错。

除了本门师傅外,在单位体制下,赵嘉福还可以借帮忙打下手的机会向组内各门派老先生请教学习,这是旧式手艺人无法做到的。在学艺初期,赵嘉福向修复大家曹有福学习修书,向来自镇江、扬州的装裱师傅学习装裱。勤学苦练之下,他很快就在各个技艺门类上全面开花,对以苏州、扬州地区为代表的“南派”技艺有了较高程度的领悟。

1964年,文化部在北京图书馆(国家图书馆的前身)举办古籍修复培训班,赵嘉福受上图委派北上进修。在北图期间,赵嘉福师从琉璃厂出身的“北派”国手张士达,边学习边实践,很快掌握了“北派”的古籍修复技法。赵嘉福说,南北方因为气候条件和审美风格不同,修书、裱画、传拓的技法不尽相同,二者无所谓高下之别,总以因地制宜为上。

在北图进修两年,兼习南北两派、技术日臻成熟的赵嘉福回到上图,担任古籍部修复组组长。上世纪80年代初,赵嘉福在时任上图馆长顾廷龙的举荐下,为上海龙华寺镌刻赵朴初先生题写的石碑,其技法之精妙备受业界嘉许。1990年,江泽民同志为上海龙华烈士陵园纪念碑题写“丹心碧血为人民”七个大字,上海市政府面向全国广求良工,先由应征者分别刻字,主办方再采取“匿名评审”的方式,择其最精善者中选。最终,赵嘉福在全国石刻高手中脱颖而出,亲手为陵园勒石铭刻。良工手迹,刀笔俱见,苍劲跌宕跃然石上,不但无忝国手之名,更堪与园内长眠烈士的丰功伟业相匹配。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